湿地新闻

洞庭湖观鸟 公众参与的自然盛会
来源:本站 作者:sdzy 更新时间:2017-2-27 10:53:35 字体大小:

冬季的洞庭湖,天气总是变幻无常。然而不论风和日丽,还是雨雾朦胧,西伯利亚的鸟儿,总是会带着刚刚学会飞行的孩子们,长途跋涉来到这片水位随着四季而分明的南国美地,度过漫长的冬天。而在人类的世界里,也有这么一群“候鸟”,他们每隔两年,随着鸟儿们纷飞的翅膀来到洞庭,守候鸟儿回家,守候它们的世界,并从伸缩的镜头里,观看这一场来自自然世界的音乐剧。

2015年12月份,从遥远的北部迁徙而来的候鸟们,如往年一样云集洞庭湖,而两年一度的中国洞庭湖国际观鸟节,也进行到了第八届。2002年,在WWF的支持下,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举办了第一届洞庭湖观鸟赛,如今,从观鸟赛到观鸟节,已然成为了政府主导、公众参与的,推动湿地保护主流化的平台,同时也见证了观鸟—这一从国外兴起的户外活动在中国的发展历程。

“冬季去观鸟。”越来越多在城市生活,远离自然的人,以鸟为媒,走近湿地,大人孩子,共同进入自然的课堂,进入美学的课堂。在观赏湿地的同时,也体悟到了人与湿地之间的“距离之美”。 

小白额雁的故事

观鸟兴起于西方世界,是一项以观察、辨认野生鸟类为主要内容的户外活动,在许多地区甚至成为了旅游支柱产业。然而一直到时间进入21世纪,中国的观鸟活动仍然缺少专业的组织、专业的引领,散落各地。其原因归根结底,在于政府、公众对湿地以及湿地指示性物种—候鸟的认知,刚刚才开始起步。

而在当时的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量的调查、科研等基础性工作,已经围绕着这片国际重要湿地悄然展开,陪伴着这群工作在基层的保护者的,是每年冬天如约而来,在保护区内安然栖息的、数以万计的候鸟。

1999 年春天,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救治了一只因农药中毒而生命垂危的国际易危物种—小白额雁,基本痊愈后戴上绿色环颈放飞。第二年,正当大家欢庆千禧年到来的时刻,这只让人牵肠挂肚的“小白”,历经了寒暑和漫漫旅途,带着五只小雁,总共七口之家,出现在了东洞庭湖的越冬地。这一幕,对于艰难工作在一线的保护者们而言,是莫大的惊喜和安慰。

“喜极而泣”,很多人用这个词来形容当时的场景,而他们也用之后的经历和行动证明,也许正是这只信使一般的雁带来的“决定性瞬间”,让他们更加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保护之路。

8届盛会,从观鸟赛到观鸟节,再到生态论坛,走出了中国最优秀的观鸟群体。

2002年,在WWF的支持下,当时在保护区工作,后来加入WWF的雷刚、蒋勇和观鸟爱好者钟嘉等人,为了推动小白额雁的保护和观鸟活动、湿地概念在民间的普及,策划并成功组织了第一届洞庭湖观鸟大赛,组织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2支队伍参赛。

“第一届观鸟大赛,也是国内首次观鸟赛事,我还记得其中有一支特殊的队伍—独行侠队,队员分别来自北京、山东、四川、陕西、河南、浙江等六个不同省市,成为当时受人瞩目的一景。”蒋勇介绍。把他们联系到一起的,是当时唯一的全国性观鸟论坛:WWF 中国网站论坛观鸟专区。

2001 年之前,国内观鸟活动刚刚起步,除北京的自然之友、绿家园等环保团体和一些大学校园开辟有观鸟小组外,其他地方鲜有观鸟活动,更谈不上成立组织。一些通过报刊杂志、户外活动认识、接触到观鸟的人们,只有各显神通,寻找观鸟的“同好”。

2001 年,WWF 中国网站论坛开设观鸟专区,成为连接各地鸟友的强大纽带。同期恰逢互联网的“爆发期”,网络成为推广观鸟的强大“推动器”,搜索引擎一次次把各地“独行”的鸟友带进WWF的观鸟大家庭。

随着加入的鸟友越来越多,WWF 论坛的观鸟版块下面又陆续分设了上海、西安、广州、武汉、成都等地的留言板,基本涵盖了国内东南西北中各区域。

2002 年的全国观鸟大赛举办时,论坛上的各地鸟友要么根据地域、要么按照院校组队参赛,即便如此,仍有部分鸟友找不到所在省市的同好,难以组队。时任版主的志愿者橘树干脆把大家召集到一起组了个联队,就叫“独行侠队”!

因为飞翔的鸟儿居无定所的特性,人类对它们的了解,至今仍止于皮毛,而鸟类研究,极大程度上依赖于分散各地的观鸟爱好者。观鸟赛上最初的这些观鸟爱好者,也成为了中国水鸟研究和保护的重要力量,他们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前往身边的湿地,观鸟、亦是观测,由此汇集而成的“大数据”,成为鸟类研究的重要依据。

中国的“鸟人”们,从网络空间走向洞庭湿地,又从洞庭湿地出发,走向了候鸟迁飞网络上一个一个未知的地点。 

中国湿地保护历程中的缩影

之后这十年,是网络普及与发展的十年,也是观鸟活动开枝散叶的十年。各地的观鸟会、野鸟会蓬勃发展,论坛、QQ 群、微博等交流方式并行不悖,建立观鸟记录中心、编发观鸟年报、出版鸟类摄影图鉴、编制鸟类观察刊物⋯⋯多样化的形式提供了各种平台,使大家可以交流观鸟攻略,分享所得、互通有无。

原先,一个省甚至找不到一位鸟友,现在,新疆、西藏等偏远的鸟点都能发展出铁杆的观鸟人。8届盛会,从观鸟赛到国际观鸟节,吸引了近200支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参赛队,成为公众参与鸟类保护和湿地保护的重要平台,这项凝结着中国第一批观鸟爱好者心血的活动,也推动并见证了我国各地观鸟组织的发展历程,保护鸟类的公众参与活动,也由各地观鸟会带领,从点到面地扩散,在全国各地落地开花,推动了公众层面对湿地保护与环保事业的广泛参与。

如今的洞庭湖国际观鸟节,除核心的观鸟赛之外,在WWF的推动下,还增加了生态理论盛会—岳阳论坛,不仅丰富了观鸟节的内容,提高了生态保护的科学高度;同时也开创了多部门协同参与洞庭湿地保护的新局面,共同解决洞庭湖湿地在保护过程中遇到的鱼类、鸟类资源急剧下降,冬季严重缺水,滩涂遭致商业开发等等一系列管理上的难题。

8届盛会,从观鸟赛到观鸟节,再到生态论坛,不仅走出了中国最优秀的观鸟群体,也见证了洞庭湖湿地保护的变迁,见证了洞庭湖湿地保护管理由单纯的物种保护向生态系统保护转变,由单纯的强调保护向兼顾发展转变,由单纯的区域管理向流域层面转变,由单一部门管理向多部门、跨区域合作的综合管理机制转变,因此也成为了中国湿地保护主流化的一个缩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