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洞庭湖查获一非法投毒猎杀越冬水鸟案


(从何某渔船上查获的被毒死的小天鹅。)

(从何某渔船上查获的被毒死的水鸟。)
红网长沙1月21日讯(时刻新闻记者 廖洁 通讯员 周彰军)近期,湖南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接到群众举报:在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内红旗湖,白湖、七星湖交界区域从事贩渔及矮围非法捕捞的渔民何某组织人员,利用其矮围地理位置特殊,管理部门监管难度大等条件,在自己经营的矮围及周边浅水水域非法投毒猎杀越冬水鸟。

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犯罪嫌疑人何某等三人均已到案,案件已移送公安机关处理,岳阳市森林公安局已抽调精干力量侦办此案,正在进一步深挖中。初步证据显示,21日岳阳媒体所报道的死天鹅及死大雁系何某等人投毒所致。

何某,南县人,现住岳阳市,长期在东洞庭湖收渔贩渔及从事矮围非法捕捞活动。

经过连续多日蹲点守候,1月18日,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蹲点布控人员曾将何某外运的大批毒死水鸟现场查获,不过,当时他本人和两名同伙利用天黑及现场复杂的地理环境当场逃逸。

1月18日14:20分左右,何某等三人从红旗湖、白湖交界处的自建非法矮围,使用蒲滚船将装有毒死水鸟的木船拖至香炉山水域,为逃避打击,何某没有将装有毒死水鸟的船直接开到岸边,而是先将船停靠在香炉山对岸水域,然后驾木船装上一些鱼后,开到君山壕坝靠君山公园岸边,把鱼装上早已在岸边等候的两辆三轮车运走。

何某通过运鱼,观察岸上有无执法人员。而蹲点守候的执法人员见其船上无毒死水鸟,也怀疑其在试探,为避免打草惊蛇,便撤离现场,仅留一人继续在现场监视。
何某见周围无动静,再次将船开回原蒲滚船停靠处,将毒死的水鸟搬到木船上,放至在木船前面第二舱室内,上面用一床破棉絮进行覆盖,见天色将暗,岸上无人后,于17:40分左右将船开至壕坝原停船卸鱼处下游300米的地方。

在现场蹲点布控的执法人员见何某船再次靠岸,马上靠近准备上去观察,何某见有陌生人上船,便大声呵斥阻止,并称“船上没什么东西,上来干什么”。执法人员见何某等人阻止,拿出执法证亮明身份,但何某三人见执法人员登船检查,利用天黑,马上弃船跳入水中逃跑。经现场勘验检查:何某驾驶的渔船上有八袋毒死水鸟,袋子为黄色蛇皮袋,总共有毒死的小天鹅、夜鹭等保护鸟类63只。

9万多只候鸟云集东洞庭 成最佳观鸟时期

目前9万多只候鸟云集洞庭湖,是洞庭湖区最佳的观鸟时期。图/潇湘晨报通讯员彭雨琪

红网长沙2015年1月7日讯(滚动新闻通讯员 彭雨琪 谢乐夫 钟祖彪)随着北方寒流来袭,候鸟不断南下。近日,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调查小组工作人员观测发现,白鹤、东方白鹳、黑鹳、中华秋沙鸭、白头鹤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相继现身。目前9万多只候鸟云集洞庭湖,是洞庭湖区最佳的观鸟时期。

2014年12月26日,从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传来好消息,东洞庭湖漉湖观察到今年洞庭湖最大白鹤群,数量有45只,另有3只白枕鹤、18只灰鹤。

1月3日,工作人员在东洞庭湖丁字堤和采桑湖发现3只白头鹤,20只花脸鸭。此外,还有东方白鹳、灰鹤、白琵鹭等大群珍稀物种。1月4日,工作人员在春风湖监测到带环豆雁和斑头雁。

东洞庭湖是我国湿地水禽的重要越冬地,也是重要繁殖地、停歇地。每到冬天,丰茂的水草、大量底栖生物和鱼虾,吸引着雁鸭类、鹤鹳类等多达数十万只、三百四十种水鸟在此觅食、停歇和栖息。此时的洞庭湖,不仅是鸟类的乐园,也是无数观鸟爱好者的胜地。

据介绍,在洞庭湖观鸟的最佳区域是大、小西湖、采桑湖、君山后湖、春风湖和红旗湖。这些区域可以看到雁形目、鹤形目、鹳形目等近70种水鸟,而且数量极其庞大。

工作人员介绍,从君山至六门闸一带长达20多公里的洞庭湖大堤,也是观鸟的好地方。

保护区工作人员提醒观鸟爱好者,观鸟时,不要穿戴红、黄、橙、粉红和白色的衣帽,因为大多数鸟类对这些鲜亮的颜色非常敏感,不愿意靠近。观鸟时,应尽量保持隐蔽和安静,不要惊吓、追逐野鸟,让它们能自在地觅食和休息。遇到鸟蛋或雏鸟的鸟巢时,应尽快离开,避免亲鸟弃巢

此外,观鸟过程中不随手遗弃垃圾及其他污染的物品,不破坏鸟类生存环境。

千只绿翅鸭歇足南洞庭

近日,沅江市林业局工作人员深入南洞庭湖腹地,对来沅江过冬歇息的候鸟开展统计保护工作,发现大种群的候鸟绿翅鸭。

在南洞庭湖一个宽阔的湖汊上,数千只黑色的水鸟在湖面上游水,发出“呼呼”的鼓翼声。据沅江市林业局工作人员介绍,绿翅鸭是小型鸭类,体长37厘米,体重约0.5千克,嘴脚均为黑色。雄鸟头至颈部深栗色,头顶两侧从眼开始有一条宽阔的绿色带斑一直延伸至颈侧,尾下覆羽黑色,两侧各有一黄色三角形斑,在水中游泳时,极为醒目。

该物种是我国水鸭中的优势种之一,已被列入国家林业局2000年8月1日发布的《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发现这个情况后,沅江市林业局采取措施,严加防守,确保候鸟群安全过境。

入冬以来,沅江市林业局加强保护候鸟的工作力度,尤其是对重点区域的巡逻值守,向渔民、林业工人发放宣传资料2000多份,张贴布告100多份,记录野鸭1800多只、小天鹅79只、白鹤3只、鸿雁3只,确保候鸟在沅江市洞庭湖区域安全过境。

观鸟·拍鸟·护鸟培训活动于成功举办

2014年9月26日晚7点,由岳阳市摄影家协会、岳阳市湿地环保促进会、湖南东洞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共同举办的“观鸟·拍鸟·爱鸟”培训活动,在岳阳市炮台山民主党派会议室成功举行。
二十多位来自岳阳各界的爱鸟、爱摄影的朋友齐聚一堂,学习科学观鸟知识、拍鸟技巧,了解洞庭湖现有鸟类资源状况,探讨如何更好的保护鸟类及其栖息的湿地。

保护”候鸟天堂”洞庭湖民间组织成”主力军”

岳阳市湿地环保促进会会长彭祥林向华声网友介绍采桑湖的破坏情况。 记者 杨仕凡 摄

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技科长姚毅介绍了保护区的相关情况。 记者 杨仕凡 摄

采桑湖遭到的破坏,民间环保人士通过戴创意口罩的行为艺术表达了关注。 记者 杨仕凡 摄

    据华声在线4月23日报道(记者 杨仕凡)“看!白鹭,绿头鸭,豆雁……”汽车刚刚开进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零星的看见一些在碧水悠游、在蓝天飞翔的精灵们,华声网友就已经兴奋不已了。如何保护洞庭湖的这些鸟类精灵呢?昨天晚上,姚毅、彭祥林等相关专家在华声沙龙进行了分享,探讨了“百鸟乐园”采桑湖的保护问题。

近日,湖南岳阳市君山区以375万元/年出租了国际重要湿地东洞庭湖采桑湖,围湖造池来养鱼种藕。一时间,采桑湖湿地生态告急。经志愿者监督和媒体跟进,当地镇政府已明确表态,停工整顿,一周内恢复原样。在昨天抵达采桑湖时,记者发现外围堤坝已经开始拆除。

如何避免这样的情况反复发生?如何让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联合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东洞庭湖保护区管理局、湖南省环保社团联合会、岳阳市湿地环保促进会,共同发起了“洞庭湖:用爱关注 让候鸟回归”的华声沙龙活动,进行了相关探讨。

  “候鸟可能不会再来采桑湖”

“再这样下去,候鸟可能不会再来采桑湖。”岳阳市湿地环保促进会会长彭祥林站在洞庭湖大自然访客中心的楼顶上,指着远处被破坏的采桑湖,不无担忧的向华声网友介绍了相关情况。

他说,围湖养鱼会使得湖中的底栖生物被大量捕食,候鸟再来时就找不到足够的食物。而种植莲藕,在干池采藕的时候,也会使底栖生物失去生存空间,同样会使候鸟失去食物。

据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技科长姚毅介绍,采桑湖被称为“百鸟乐园”,是洞庭湖区域候鸟灰鹤、豆雁、小白额雁、罗纹鸭、水雉、须浮鸥、凤头等的主要繁殖和栖息地。丰水期面积多达上万亩,一堤开外,就是东洞庭湖保护区核心区。

据了解,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国际重要湿地。因为有独特的自然环境和丰富的食物资源,它是亚太地区冬候鸟主要栖息地之一。保护区面积达19万公顷。每年10月至翌年3月,这里是冬候鸟栖息最为集中的时期,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鸟类7种、二级保护鸟类37种,黑鹳、白鹤、天鹅、灰鹤等是东洞庭湖的标志性珍稀物种。这里,几乎集中了全球65%的国际濒危物种小白额雁。

 让村民和候鸟都能生存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中国的一句老话,透露这中国人的生存哲学。但在生态环境保护日益重要的今天,这样的生存哲学受到了挑战,比如现在的“采桑湖出租”事件。

“退包,退耕,还湖!”如何保护采桑湖,华声知名网友“大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说,这样的保护措施不是单纯的恢复采桑湖自然原貌,也不会损害采桑湖周边村民的利益。

据了解,早在10年前,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就在西洞庭湖西畔山洲垸和青山垸成功实施退田还湖示范项目。村民搬迁到湖上,通过发展有机种植,进行湖中网箱养殖,开发观光农业,生活水平提高了。现在的西畔山洲垸、青山垸,湖面全部恢复为水面,成为鸟儿们的天堂。

“大规模开发种植业、养殖业,会影响鸟类生存环境,破坏洞庭湖生态环境。”华声网友“大地”建议采桑湖退出现有的私人承包模式,采用更可持续发展的模式,把保护采桑湖乃至整个洞庭湖的生态环境与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结合起来。

 推动民间组织成为护鸟主力

那是一个遥远的寒冬,一位日本农妇发现了农场里寻找食物的丹顶鹤,就洒玉米给丹顶鹤吃。年复一年,越来越多的丹顶鹤被吸引了,不再迁徙。从此,这家农场起名为“鹤见台”。这位农妇名叫渡部彤美,今年93岁了。

“像‘渡部彤美’这样的人并不少见,日本人爱鸟的意识已经深入人心。”彭祥林通过在日本旅行发现,日本人的爱鸟之心在许多温情的细节之处自然流露。

与国内裸露的高压输电线不同,日本的输电线外面套上了黄色标志,用来预防丹顶鹤撞击电线。在城市中,一块绿地因为鸟类栖息的较多,相关部门就会在此树立标志并圈地保护。在纲走市涛沸湖边,人和鸟可以零距离接触,鸭仔还会飞到游客手上抢面包。

“日本保护鸟类的主力是民间组织。”彭祥林介绍说,日本的保护区大都是由爱鸟的民间组织承包管理,环保部门则会对他们的管理进行监督指导。因此,他希望推动中国民间组织在鸟类保护中承担起更多的职责,而不是像现在只能“吆喝”。

百鸟乐园采桑湖遭破坏专家:划专用湿地保护

  华声在线4月23日讯(记者 杨仕凡)“看!白鹭,绿头鸭,豆雁……”汽车刚刚开进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零星的看见一些在碧水悠游、在蓝天飞翔的精灵们,华声网友就已经兴奋不已了。如何保护洞庭湖的这些鸟类精灵呢?昨天晚上,姚毅、彭祥林、聂芳容等相关专家在华声沙龙进行了分享,探讨了“百鸟乐园”采桑湖的保护问题。

  近日,湖南岳阳市君山区以370万元/年出租了国际重要湿地东洞庭湖采桑湖,围湖造池来养鱼种藕。一时间,采桑湖湿地生态告急。经志愿者监督和媒体跟进,当地镇政府已明确表态,停工整顿,拆除湖面上建筑的堤坝,一周内恢复原样。在昨天抵达采桑湖时,记者发现外围堤坝已经开始拆除。

正在忙碌施工的采桑湖


正在忙碌施工的采桑湖

采桑湖中建起的活动板房


岳阳市湿地环保促进会会长彭祥林向华声网友介绍采桑湖的破坏情况。 记者 杨仕凡 摄

如何避免这样的情况反复发生?如何让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华声在线、三湘都市报联合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东洞庭湖保护区管理局、湖南省环保社团联合会、岳阳市湿地环保促进会,共同发起了“洞庭湖:用爱关注 让候鸟回归”的华声沙龙活动,进行了相关探讨。

  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技科长姚毅介绍了保护区的相关情况。 记者 杨仕凡 摄

  采桑湖遭到破坏,民间环保人士通过戴创意口罩的行为艺术表达了关注。 记者 杨仕凡 摄

  “候鸟可能不会再来采桑湖”

“再这样下去,候鸟可能不会再来采桑湖。”岳阳市湿地环保促进会会长彭祥林站在洞庭湖大自然访客中心的楼顶上,指着远处被破坏的采桑湖,不无担忧的向华声网友介绍了相关情况。

他说,围湖养鱼会使得湖中的底栖生物被大量捕食,候鸟再来时就找不到足够的食物。而种植莲藕,在干池采藕的时候,也会使底栖生物失去生存空间,同样会使候鸟失去食物。

据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副局长姚毅介绍,采桑湖被称为“百鸟乐园”,是洞庭湖区域候鸟灰鹤、豆雁、小白额雁、罗纹鸭、水雉、须浮鸥、凤头等的主要繁殖和栖息地。丰水期面积多达上万亩,一堤开外,就是东洞庭湖保护区核心区。

据了解,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国际重要湿地。因为有独特的自然环境和丰富的食物资源,它是亚太地区冬候鸟主要栖息地之一。保护区面积达19万公顷。每年10月至翌年3月,这里是冬候鸟栖息最为集中的时期,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鸟类7种、二级保护鸟类37种,黑鹳、白鹤、天鹅、灰鹤等是东洞庭湖的标志性珍稀物种。这里,几乎集中了全球65%的国际濒危物种小白额雁。

昔日的采桑湖,春季里遍地紫云英。

采桑湖湿地曾被岳阳骑友喻为美丽的后花园。

采桑湖湿地曾被岳阳骑友喻为美丽的后花园。

  让村民和候鸟都能生存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中国的一句老话,透露着中国人的生存哲学。但在生态环境保护日益重要的今天,这样的生存哲学受到了挑战,比如现在的“采桑湖出租”事件。

“退包,退耕,还湖!”如何保护采桑湖,华声知名网友“大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说,这样的保护措施不是单纯的恢复采桑湖自然原貌,也不会损害采桑湖周边村民的利益。

据了解,早在10年前,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就在西洞庭湖西畔山洲垸和青山垸成功实施退田还湖示范项目。村民搬迁到湖上,通过发展有机种植,进行湖中网箱养殖,开发观光农业,生活水平提高了。现在的西畔山洲垸、青山垸,湖面全部恢复为水面,成为鸟儿们的天堂。

“大规模开发种植业、养殖业,会影响鸟类生存环境,破坏洞庭湖生态环境。”华声网友“大地”建议采桑湖退出现有的私人承包模式,采用更可持续发展的模式,把保护采桑湖乃至整个洞庭湖的生态环境与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结合起来。

省政府参事、水利专家聂芳容介绍1958年设计采桑湖功能初衷。

  省政府参事、水利专家聂芳容曾在洞庭湖地区长期工作,他建议将采桑湖作为一片永久的原生态湿地保留下来,成为固定的鸟类栖息地,吸引全世界的观鸟爱好者在此定点观鸟,让生态发挥最大的旅游价值。

  推动民间组织成为护鸟主力

那是一个遥远的寒冬,一位日本农妇发现了农场里寻找食物的丹顶鹤,就洒玉米给丹顶鹤吃。年复一年,越来越多的丹顶鹤被吸引了,不再迁徙。从此,这家农场起名为“鹤见台”。这位农妇名叫渡部彤美,今年93岁了。

  “像‘渡部彤美’这样的人并不少见,日本人爱鸟的意识已经深入人心。”彭祥林通过在日本旅行发现,日本人的爱鸟之心在许多温情的细节之处自然流露。

与国内裸露的高压输电线不同,日本的输电线外面套上了黄色标志,用来预防丹顶鹤撞击电线。在城市中,一块绿地因为鸟类栖息的较多,相关部门就会在此树立标志并圈地保护。在纲走市涛沸湖边,人和鸟可以零距离接触,鸭仔还会飞到游客手上抢面包。

“日本保护鸟类的主力是民间组织。”彭祥林介绍说,日本的保护区大都是由爱鸟的民间组织承包管理,环保部门则会对他们的管理进行监督指导。因此,他希望推动政府放权国内民间组织,让它们在鸟类保护中承担起更多的职责,而不是像现在只能“吆喝”。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记者 杨仕凡] [初审编辑:杨帆][二审责编:文杰]

岳阳采桑湖:即将毁灭的国际重要湿地

采桑湖,广达万余亩的采桑湖,曾经闻名遐迩的“百鸟乐园”采桑湖,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采桑湖,堪称东洞庭湖湿地代名词的采桑湖,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荼毒与蹂躏!

采桑湖北侧一眼看不到头的原始堤岸上,原有的绿草植被已经完全无从寻觅,取而代之的是光秃秃的烂泥路,以及烂泥路上密集而清晰的工程车履带印,而堤下,几台工程车静静地停在草滩上。

2014年4月的采桑湖

  再往南看,更是大惊——原本浩淼大气的采桑湖,已被一道“横空出世”的东西向的奇怪大堤一剖为二!当地志愿者说,这道体量巨大的大堤非几个月不能建成,承包人投入巨大且志在必得,而原本浑然一体的采桑湖也因为这一道生硬的新造大堤而分了“上下”,大堤北侧部分称上湖,承包人主要拿它养殖螃蟹,而大堤南侧部分则称下湖,被承包人用于种植莲藕。

对于美好不再的采桑湖,当地志愿者说得痛心疾首,我们几个长沙来客亦是难过莫名——迄今为止,我造访东洞庭湖和采桑湖已有六次,它们于我的意义,已丝毫不亚于日夜于我身畔流过的湘江母亲河!

为什么? 为什么?? 采桑湖,你为什么被如此侮辱与损害???

我们是湿地保护“死磕派”,我们当然要深究因由,与贪婪和野蛮死磕!

通过走访,我们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位于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大堤以西的采桑湖,一直被国内外湿地与环境保护业界当作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代名词,作为越冬候鸟重要栖息地,采桑湖可见的冬候鸟主要有灰鹤、豆雁、小白额雁、罗纹鸭、绿头鸭、反嘴鹬等,夏候鸟则可见水稚、须浮鸥、凤头、黄尾鳽、黑鳽、黑水鸡等。1984年,国家设立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时,将与东洞庭湖仅一堤之隔的采桑湖也纳入保护区范围,称之为保护区实验区,但采桑湖的土地权属与经营权均归属于岳阳市君山区采桑湖镇,保护区范围与君山区行政区划实际存在重叠。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采桑湖镇政府将采桑湖对外承包用于鱼类养殖,近年来由于采桑湖承包人以化肥、动物粪便等为饵料养鱼,导致采桑湖水质变差、水体富营养化程度增加,湿地生态环境受到影响,湿地生态功能降低,生物多样性下降,栖息的候鸟逐年减少。2013年年底采桑湖承包到期,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曾与采桑湖镇政府协商,提出每年给采桑湖镇政府50万元生态补偿资金,希望能接过采桑湖管理权,以期将采桑湖塑造为长江中下游湿地生态保护和开发利用的示范区域,但因此项生态补偿资金与采桑湖镇政府的要求差距太大,协商无果,采桑湖镇政府遂以每年375万元的价格将采桑湖经营权对外承包五年,而承包人取得采桑湖经营权后,为将投资收益最大化,竟然大大冲破了以前采桑湖承包人不得建设人工堤坝、不得改变采桑湖自然地理的法理禁区,悍然大胆在采桑湖中央修建长长的大堤,将从来一体的采桑湖一分为二,上湖养殖螃蟹,下湖种植莲藕···

显而易见——采桑湖,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采桑湖,正在毁于公权力的恣意妄为和短视地方政府的贪欲!

作为公民,我,@山鹰加错,@大雁去迁徙,还有其他不可计数的湿地保护“死磕派”们,心中郁结而忧心如焚。

2013年3月28日国家林业局令第32号

第三十一条 除法律法规有特别规定的以外,在湿地内禁止从事下列活动:
(一)开(围)垦湿地,放牧、捕捞;
(二)填埋、排干湿地或者擅自改变湿地用途;
(三)取用或者截断湿地水源;
(四)挖砂、取土、开矿;
(五)排放生活污水、工业废水;
(六)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鱼类洄游通道,采挖野生植物或者猎捕野生动物;
( 七)引进外来物种;
(八)其他破坏湿地及其生态功能的活动。

我们,想大声向相关各方发问:

岳阳市君山区政府及采桑湖镇政府,难道你们的使命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人民币服务”?采桑湖虽地处你们辖区,但它绝对不属于你们区委书记、区长和镇委书记、镇长,它理所当然属于全湖南、全中国和全世界热爱湿地、心系候鸟、关注生态保护的人们,你们何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此大喇喇地将独一无二的采桑湖“一手钱,一手湖”地租给养殖业者去恣意“开发”和践踏?国家的法律法令你们当大便纸?群众路线不全是假话?

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在正在被荼毒与蹂躏的采桑湖面前,你们难道不觉得自己的一切辩解都苍白无力、一切叫屈都令人作呕?保护采桑湖是你的职责,放弃采桑湖就毫无疑问是你的失职,一切外因或“历史遗留问题”都不能抵抗你的渎职与不作为!别忘了,那个曾经设在核心区大堤上的著名的管理站,名字就叫“采桑湖”!

岳阳电视台、岳阳人民广播电台、岳阳晚报等等媒体,对这样一宗连一位普通护鸟志愿者都能够敏锐发现、迅速发布、提出质疑、呼吁“刹车”的环境大事件,你们为何毫无反应?“铁肩担道义”才是新闻媒体的立世王道,你们不要自我阉割成可卑的政府“喉舌”!

君山区委宣传部,还有上一级的岳阳市委宣传部,你们不要总是事前对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政府违法行政行为视若不见、无动于衷,而事后网络上物议纷纭、压力山大的时候才以上不得台面的手段积极“灭火”,为图平息舆论你往往使尽神通,但此起彼伏的民怨你能彻底平息吗?你就是活活累死也丝毫不值得同情!

国家林业局、湖南省林业厅、岳阳市林业局,从4月7日有网友在微博上发文质疑至今已一周有余,能不能解释一下你们做了什么?你们正在做什么?你们未来将做什么?你们有没有比一个普通网友、一个普通湿地爱好者兼爱鸟、护鸟人更高的环境觉悟与生态敏感?

湖南省环保厅、岳阳市环保局,你们知道你们有一种职责工作叫“环境评估”吗?原本浑然一体的采桑湖被一剖为二,各类养殖陆续开张,水质势必恶化,水体将愈来愈富营养化,湿地生态环境受到影响,你们就没想到该对这一项目做个“环评”?

岳阳市委书记卿渐伟、岳阳市长盛荣华,作为巴陵故郡、东洞庭名城的主政者,“环境友好型”在你们眼中难道也蜕变成了“有钱就行(型)”?采桑湖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与独一无二的湿地生态系统,在你们眼中有没有核心价值?采桑湖,这祖宗留下的大美湖泊,这自然界最慷慨的馈赠,是被你们视若珍奇还是弃若敝履?

承包人黄振雄,如你计划的那样以每年375万元的代价在采桑湖的万亩湖面上搞养殖谋高产,经济效益固然可观,可你有没有顾虑过你的5年养殖将对采桑湖生态系统产生多大的伤害?你有没有为你悍然建设在采桑湖中央的、长长的、将原本浩淼一体的采桑湖中而野蛮地将她一剖为二的大堤感到过耻辱与羞愧?你是云溪子弟吧?如此荼毒巴陵乡土,你就坦然忍心?

采桑湖,愿你拂除疮疤、再展欢颜,让鸟儿依然自由地栖息,让世人重新醉心于你的美丽!

同在蓝天下——2014随鸟走天涯

北海道位于日本列岛的最北端,四季分明,面积83451平方公里,占全日本陆地面积的五分之一 。本次悠鹤之旅到过的主要城镇有札幌市(千岁空港)、钏路市(钏路空港)、知床县罗臼町、網走县(女满别空港)。
每年二月前后,是北海道最适宜的拍鸟季节,有大雪纷飞下翩翩起舞的丹顶鹤,同时有知床东面的鄂霍次克海峡的流冰及冰上海雕。

北海道(日本之行)收获的新鸟种有毛腿鱼鸮、白尾海雕、虎头海雕、长尾林鸮、小太平鸟、栗臀鳾、栗耳鹎、灰翅鸥、灰背鸥、丑鸭、鹊鸭、凤头潜鸭等水鸟。这里有世界上生物多样性保持最为完好的钏路湿地。冬季,自然温泉流进河川,夜间可以抵御严寒;白天有善良的人们投食,鸟类日有所食,夜有所居。

地球上丹顶鹤有两条迁徙”路线”,一个是扎龙–盐城,另一个北海道–汉城,后者已经几十年没有迁徙了。她们留在北海道村庄里,这就是钏路的–鹤居村。北海道以丹顶鹤的自然栖息地而名扬世界,每年吸引世界各国摄影和观鸟爱好者前来观鸟、创作。

北海道摄影第一站是钏路湿原上最著名的拍鹤点:音羽桥。清晨雾气中的鹤舞,如同梦幻中的人间仙境。最佳拍摄时间东京时间6–8点,但是,必须起得比鸟早,去得比人家早,我们早上三点半到达音羽桥,不过五十米的桥上只竖了两只三脚架,我们算是占了个好机位。

六点许,东方泛白,河川上笼罩着一团团浓浓水雾,隐隐约约可以见丹顶鹤在缥缈薄雾中梳理着羽毛。太阳升起,丹顶鹤开始打斗嬉闹。丹顶鹤起床了,三五成群的飞离雪裡川。

桥上,连拍的快门声如机关枪连发。7点半是领队规定的收工时间,台湾影友很守时,开始收操。

第二站:伊藤农庄。该农庄是伊藤老人去世前捐赠给日本鸟会作为丹顶鹤保护地。每天上午9点,工作人员推着雪橇车播洒玉米。三五成群的丹顶鹤从不同方向准时来到农庄,多得无法计数。镜头下的丹顶鹤千姿百态,拍鸟的、观鸟的如痴如醉。

第三站:丹顶の里,日本鸟会研究中心(基地)。冬季,每天下午两点准时在雪地上给丹顶鹤投放活鱼,这里是摄影人出彩的地方。不过进门有料(收费),这是在北海道唯一要门票的地方,价400日元(r mb24元)。12点不到我们就进入中心,围栏外已经有上百只三角架严阵以待,都是冲着那隙间的“雕鹤之战”而来。快找机位,攝影顧問馮營科老師在催大家。

仙鹤们悠闲悠哉并没有急于哄抢雪地上跳动的小鱼,倒是有沉不住气了,早就等在远处山上、树上的白尾海雕们开始俯冲下来了,从地上、丹顶鹤的嘴里抢得一条、半截的。

鸟人们的相机跟踪的、定点守候的摄影手法各显神通,如同战场上的高射炮,镜头上上下下跟着海雕,跟焦、锁定,哒哒哒。可惜鹤群不时阻碍了视线或是破坏构图。


海雕冲向鹤群的隙间,一片混乱。俯冲,跟踪连拍,羽翼扑打、翻飞,仙鹤不甘示弱,鹤跃怒舞,抬腿踢向海雕。海雕毕竟是禽中之王,占据上风,每当抢鱼得手绝不恋战,立刻调转方向回到树林中放下食物,再返鹤群继续“猎抢”。正当白尾抢的欢快之时,天空中盘旋着一只虎头海雕,馮老師小声在说,注意“虎头“来了。虎头海雕看他的小兄弟抢的不够吃的,转了两圈走了。不过,混在雕群中的黑耳鸢抢了个满载而归。

这三个摄影鸟点我们循环拍了三天,最具挑战的拍摄点丹顶の里的“雕鹤之战”,你会发现海雕争抢丹顶鹤的食物的步骤:一是两点前几分钟她们准时在周边的树上等待,二是空中盘旋搜寻目标;三是目标锁定后,急速侧身俯冲;另外要说的是丹顶鹤并不是善辈,有一套拳脚功夫,偶尔丹顶鹤也扑打驱赶白尾海雕。展开双翅、张着大大嘴巴奋力搏击,掀起地上的雪花银光闪烁。

备注:有时候丹顶鹤抢到食物后,会离开鹤群,会跟你很近,所以需要准备两个以上的不同焦距的镜头,这张“妈妈给我”用的是24—105变焦。

第四站:长尾林鸮, 243国道25公里处。离公路约800米的山坡上,一棵古树树洞,长尾林鸮站在洞口晒太阳。树下有一条绳梭围着的警戒线,看雪地上的脚印,没有人超过警戒区。领队事前侦查过地形,因树枝影响,领队下车前做了安排:20人分三批进入树前,每队5分钟摄影,无论鸟的眼睛睁开还是睡觉,任何人不得喧哗。

长尾林鸮在我国东北及河北地区有分布。
拍完长尾林鸮,领队带我们来到“鹤见台”,这里是我们离开“鹤居村”的最后一站。这里是传说中哪位投食养鹤的老婆婆的家。这是那个神秘传说的原址。

今年93岁的渡部彤美老人,她的经济条件并不宽裕,那是在一个遥远的寒冬,她在自家农场发现寻找食物的丹顶鹤,她就洒玉米为丹顶鹤提供食物,年复一年越来越多人参与,越来越多的丹顶鹤被吸引留住,不再迁徙,鹤居村由此而来。她们家农场以此为:鹤见台。


在鹤居村,像伊藤农庄、鹤见台、丹顶の里这样院前屋后的丹顶鹤就像家禽的现象很普遍,唯一的区别是数量的多少。临别前,洪老师介绍,老人现在的经济来源是门口的自动售货机和社保,希望大家支持老人,我们20名队员每人都在老人家的自动售货机上购买饮料。有队友要求跟老人合影遭到拒绝(就是有是我“盲”里偷拍的)。
第五站:鹫之宿,鹫之宿位于北海道东北面的知床半岛罗臼町,小镇下一个3户人家的民居村。这里是深夜拍摄世界上最大的猫头鹰毛腿渔鸮的拍摄点,日本称:鹫。冬季来这里拍摄必须提前一年预约,否则你去了也没有机位。这里每晚只能容纳12台大炮机位。

毛腿渔鸮,全球性濒危,我国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有分布,世界上不足千只,北海道种群数量约130只。在知床罗臼町鹫之宿门前有一条自山而下通海的溪流,溪流边有一个浅水井,海里小鱼迎水而上,井里时常有鱼,毛腿渔鸮发现了这里的秘密,每天深夜光顾小井。年复一年小井边主人开始投鱼,安装射灯从事保护与摄影旅游接待,鹫捕鱼的故事传杨五洲四海。

鹫之宿的主人为了满足摄影队伍的需求,在路边放置一辆废弃客车作为拍摄点,晚上躲在里面,就像冰柜,但还是每晚没有空歇过。主人对来客有很多约束,不准自带闪光灯,房间不能开灯,不准发出声响等等。摄影光源由民宿提供固定的射灯,于此相机必须设高感,最好是用快门线。人在房间,打开窗门拍摄(或巴士车上),虽然有油火暖器,还是很冷。毛腿鱼鸮习惯在23点左右下山,毕竟是野生动物,须要耐心等候。我们机遇很好,21点就下来了,到24点半点下来了3次,没想到关灯后,晚上又来了,天亮才走。

第六站:鄂霍次克海峡。海上流冰与海雕还有流冰上的日出。

拍完毛腿鱼鸮的次日早起,5点半我们来到了罗臼渔港,码头上灯火辉煌,出海的游客已开始排队登船。大约40分钟航程,船体有闯击流冰明显的震动感觉,破冰船进入了流冰区域。到了,鄂霍次克海峡。

每年冬天1月至3月,俄罗斯大量河水流入鄂霍茨克海形成奇特的流冰,大块浮冰随着海水,漂向日本海域。最佳观赏时间在2月上旬,由于气温和风向及海潮的影响,每天流冰区域都在变化。流冰的到来同时各种野生动物随之而来,鸟运好的,还可以看到海牛、海豹、鲸等动物。

鄂霍茨克海上拍摄白尾海雕、虎头海雕是我们目标鸟种。每年随着流冰成群结对而来白尾海雕、虎头海雕,形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自然景观。东方吐白了,海上的太阳感觉特别近。海雕在红彤彤的太阳前飞过形成剪影。聚焦太阳、聚焦海雕,前虚后实,前实后虚,享受摄影的快乐!破冰船到达流冰区中心,船上工作人员开始向冰上抛鱼。

浮冰是鸟的世界,这里不仅是禽中之王白尾海雕、虎头海雕的领地,同时还是乌鸦和4种鸥共同生活觅食场所。
浮冰是鸟的天堂,破冰船到来,海鸟已经养成习惯,云集在船的周边,不论你是禽中之王虎头海雕,还是小小银鸥,各自尽自己的能力争抢。

虎头海雕身高1米,翱翔羽翼达2.5米,雄壮威武,极度濒危,全球不到5,000只,但在知床海域流冰上超过了百只,离船的距离最近10米左右。连续二个早上下海,第一天在船只楼上,第二天在一楼船首,每天都有不同收获。楼上可以追拍空中打斗,一楼低机位视觉凸显海雕的威武雄壮。二天拍摄完,更是有幸的事,我们在回程途中船长发现了一条巨鲸,脸下一块最为明显的白斑,杀人鲸。老大驾船追寻,加速靠近,身躯巨大的杀人鲸总是保持着他的底线警戒距离。


第七个鸟点:罗臼弯涉水禽–鸭
北海道处于地球海水结冰的最南端。独特的地理环境孕育了极为丰富的海生动植物,由此吸引了各种鸭类在此处越冬。在罗臼渔港码头围堤内,丑鸭、红头潜鸭、凤头潜鸭、长尾鸭等不下七种鸭子。在码头上可以平海面拍摄岸上对着你走过来寻找食物的鸭群,特写暴框。罗臼川一条贯穿罗臼町的淡水河川,在他的入海口各种鸟类聚集,海豹也光顾此地,由于发现太晚只是有过一面之交。

第八摄影站:網走涛沸湖–白鸟公园
網走是囚犯修建起来的城市,现在还保留日本最大的监狱。涛沸湖位于知床至網走公路旁,东流入海。涛沸湖以大天鹅出名,故称白鸟公园,在这里各种鸟类如同家禽,你拿出面包鸭子会到你手上来抢 ,大天鹅你伸手可及。对岸丹顶鹤悠闲悠哉,狐狸望着熟睡的天鹅垂涎三尺。16日返程,清早起床窗外暴雪,行程之外租车再入 涛沸湖 ,希望能遇上飞雪下的丹顶鹤、狐狸什么多可以。暴雪中苦等2小时,估计他们都饱了,无果 。急匆匆赶往網走女满别空港,恋恋不舍告别了北海道。(完)
洞庭湖鸟人

东洞庭湖现受伤残疾不能北归白琵鹭、灰鹤

2013年3月27日12:03,一行四人民间环保志愿者在东洞庭湖保护区采桑湖拍摄,一只残疾的白琵鹭在头上盘旋,其右翅膀次级飞羽缺一,右脚跗趾以下无。白琵鹭大部分已经迁徙,残疾候鸟是无法长途跋涉迁徙的,估计这只白琵鹭是来洞庭湖遭到枪击残疾的,在他们头顶上盘旋了两圈,他投诉?他诉说?他抗议?无独有偶,随后,志愿者整理照片时又发现一只灰鹤残疾,失去右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