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44天12头江豚死亡 解剖发现腹内无食物 专家称进入快速灭绝期

4月16日,岳阳市某鱼市场,从冷冻仓库取出来的两头江豚尸体将被运到武汉解剖。图/记者华剑
洞庭湖边的“岳阳东洞庭湖江豚自然保护区界碑”。图/记者向佳明

从3月3日开始,洞庭湖连续发现江豚死亡事件,截至4月15日,已经有12头江豚死亡,其中有9头集中在一个星期内被发现。不仅是洞庭湖,鄱阳湖近期也发现江豚死亡,尸体解剖发现,这些死亡的江豚大多有一个共同特点:消化系统里没有任何食物残留。

尽管死因尚未明确,但解剖专家分析,导致江豚死亡的原因可能有三个:感染传染性疾病、中毒、饿死。“白鳍豚已经功能性灭绝,我们希望江豚不要步白鳍豚的后尘”,世界自然基金会长沙项目负责人韦宝玉表示。本版撰文/本报记者向佳明

  一周发现9头死江豚

4月14日,是洞庭湖江豚的哀伤之日。

14时许,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长徐亚平接到消息:洞庭渔都附近开餐饮船的陶九九在太平咀附近发现一头死亡江豚。15时24分,江豚被抬上岸。这头江豚长1.63米,胸围长1.1米,雌性,是3月以来发现死亡江豚中最大的,已经高度腐烂,头部有明显的伤口。

16时许,有渔民报告:“有一头死亡江豚正运往洞庭渔都!”17时许,第2头死亡江豚被运上岸。这头江豚长约1.3米,胸围0.9米,同样是雌性。

18时45分,又有渔民电话报警:太平咀有一头雄性死亡江豚。这是当天发现的第3头死亡江豚。其中14时发现的雌江豚怀有一头雄性小江豚。

此前,3月3日发现一雄一雌两头成年死亡江豚,母江豚肚子里还有1头未出生的小江豚;4月9日,发现1头雌性死亡江豚;4月12日,洞庭湖大桥以北600米处发现2头死亡江豚;4月13日和15日,分别发现1头死亡江豚,1雌1雄。

目前,这12头死亡江豚中3头因尸体高度腐烂,被就地深埋, 2头随水流冲走没有打捞上岸,另外7头将解剖进行死因分析。

  中科院武汉研究所将分析死因

4月9日,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员、岳阳职业技术学院兽医副教授谢拥军对其中3头死亡江豚进行了解剖。谢拥军介绍,这些江豚身上没有致命外伤,但它们的消化系统中没有任何食物残留。

这一特征与鄱阳湖死亡的江豚高度相似。据中国科学院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鲸类保护生物学科组博士董黎军介绍,他解剖的三头鄱阳湖死亡江豚,消化系统中也没有发现食物残留。

昨日下午,2头未解剖的江豚以及一头已经解剖了的江豚标本被运往中科院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进行死因分析,记者昨晚已赶到武汉跟踪此事。在解剖报告出来之前,江豚的死因尚无定论。不过谢拥军根据腹中无食物这一特点推测:要么是遭到传染性疾病侵袭,要么中毒,要么是饿死的。

在一头已经死亡的江豚口中,还有一条小鱼。专家分析,江豚进食一般是把鱼直接吞进去,可能江豚觉得腹中不舒服,就将这条小鱼吐出来,但还没完全吐出,自己就死了。目前,这条小鱼也被送往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进行毒理分析。

岳阳市畜牧水产局下属渔政管理站已派人在洞庭湖进行巡逻,以防其他江豚出现危机;该局下属的渔业环境监测站正在对水样进行检测,预计5天后出结果。

  岳阳今年2月立起江豚保护区界碑,还未真正运作

  江豚保护协会:应建问责机制

在长江的另一边,湖北石首市建立了湖北长江天鹅洲白暨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目前这一保护区发展状况良好,江豚的数量已经超过40头。不过目前湖南并未成立一个江豚保护区。

“石首一个县级市比湖南先行20年,我们岳阳的江豚保护进退维谷。”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长徐亚平说。

其实,早在2001年,国家农业部就制订了《长江豚类保护行动计划》。目前,长江中下游已有湖北、江西、安徽、江苏等省建立了6个江豚自然保护区。2005年,农业部拨专款350万元要求岳阳建立“东洞庭湖长江江豚市级自然保护区”。记者在洞庭湖边看到,直到今年2月,有关部门才树立了“岳阳市东洞庭湖江豚自然保护区界碑。”徐亚平说,这个所谓的保护区仅仅停留在纸上,并未付诸实施。

岳阳市畜牧水产局下属渔政管理站书记卢益卫介绍,国家下拨的专款已经到位,并购买了执法船只、车辆、办公设备,但是由于地方配套资金迟迟没有到位,因此保护区还没有真正运作,也没有通过农业部验收。

卢益卫称,他们的工作开展也有难处,除了江豚保护,他们还要负责执法检查、渔业资源统计等,应成立一个专门的江豚保护机构,解决编制经费等问题。此外,卢益卫还建议,各级地方政府应把对江豚保护的认识提高到一个新高度。

而在民间,江豚保护的处境更为尴尬。

徐亚平说,一方面,民间组织没有执法权,没有经费支持,没有一整套机制维持协会的长期运行;另一方面,政府有关部门在保护江豚上的主体地位没有发挥,导致重担全部压在民间组织上,因此岳阳的江豚保护非常滞后。

徐亚平认为,当务之急是迅速查找江豚死亡的原因,控制群死局面,否则将导致一场人类无法感知的生态灾难。

“经常能看到江豚死亡的消息,但是从来没有听说某位责任人被追责,这不合适。”徐亚平呼吁,应建立一种江豚保护的问责机制。

  “迁地保护或是最佳选择”

董黎军博士介绍,江豚研究界有一个理论叫“1:4”,由于江豚都是群居家庭生活,如果一头江豚死亡,就意味着其他3头的生命也受到严重威胁。根据这一理论,洞庭湖死亡或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江豚数量将远远超过12头。

董黎军说,根据相关理论,物种的灭绝要滞后于环境的恶化,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数量缓慢下降、快速灭绝、艰难维持。如今的江豚已经进入快速灭绝期,如果到了第三阶段,尽管在很大范围内偶尔还能发现江豚的存在,但它的数量已经不足以维系物种的延续,它的命运也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灭绝。

“如果环境好转,没有人类活动干预的话,江豚还有希望。否则谁也没办法。”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博士方亮说。他介绍,目前对江豚的保护主要有三种方式:人工饲养、就地保护和迁地保护,“随着长江环境的恶化,迁地保护是唯一办法。”方亮说。

  世界自然基金会官员:

  保护江豚就是保护环境

潇湘晨报:目前我国江豚的生存状态如何?威胁江豚生存的因素有哪些?.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长沙项目负责人韦宝玉:白鳍豚已经功能性灭绝(数量非常稀少,以致在自然状态下基本丧失了维持繁殖或生存的能力),我们希望江豚不要步白鳍豚的后尘,能够为白鳍豚延续“长江女神”这个称号。江豚在洞庭湖的生存状态非常危险。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食物资源非常匮乏,二是受到水质污染的影响。此外,挖沙破坏了河床,而河床是江豚繁殖的地方,洞庭湖行船太密,螺旋桨很容易伤到江豚。

潇湘晨报:江豚连续死亡意味着什么?

韦宝玉:江豚是旗舰性物种,如果江豚连续死亡或者灭绝,将引起一场生态灾难,因为作为食物链的顶层,不适合江豚生存的地方,肯定也不适合其他生物生存。长江中下游各地均发现了江豚死亡,说明长江中下游已经面临着环境危机。

潇湘晨报:保护江豚的意义和紧迫性体现在哪里?

韦宝玉:一句话,保护江豚就是保护环境。

在保护江豚方面,政府要起主导作用,摸清江豚死亡的原因,及时开展一系列保护措施。普通老百姓不要冷漠,江豚的生存跟人类并非没有关系。呼吁大家参与江豚保护的志愿行动。

  洞庭湖渔业资源在下降

洞庭湖的渔业资源正在枯竭。岳阳市畜牧水产局下属渔政管理站书记卢益卫介绍,每5年,洞庭湖的渔业资源下降10%15%。以渔民收入为例,上世纪90年代渔民的年收入可达3—4万元,近几年,渔民的年收入不到1万元。

  [小档案]

江豚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被渔民称为“江猪子”,智力相当于大猩猩。它是一种以吃小鱼为主的水生哺乳动物,每胎只产一仔。分布在长江中下游一带,以洞庭湖、鄱阳湖以及长江干流为主。

资料显示,2006年,由中外七国科学家联合参与的长江淡水豚类考察结果显示,长江江豚的数量仅有1200至1400头,只相当于1991年种群数量的一半。其中,洞庭湖江豚数量在150头至200头之间。根据今年1月份声纳与目视结合的调查统计,洞庭湖的江豚数量只有85头,鄱阳湖的江豚数量在300—400头之间。江豚的数量已少于大熊猫。

 延伸阅读:

江豚的生存环境不断恶化 鄱阳湖保护区曾发现多个江豚种群

虽然近年来在该水域也曾发现过死亡的江豚,但是像近期这样如此密集地连续出现江豚死亡和被困事件,还从来没有过。据中科院武汉水生物研究所有关专家及当地渔政部门工作人员介绍,2月28日和3月29日分别被困的4头江豚,可能是由于前段时间雨水较多,鄱阳湖水位上涨,而江豚有顺水追鱼捕食的习性,因而进入了浅水区域。由于江豚视力很差,主要靠声呐系统识别方向,当水位迅速下降或者被密集的渔网阻挡时,方向感发生错乱,以致不能及时游走而搁浅或者被困。

据介绍,酷捕滥捞、水上运输、污染物排放、过度采砂以及水利工程建设等,是导致江豚死亡的几大”杀手”。酷捕滥捞导致长江鱼类大幅减少,严重掠夺了江豚的食物资源;而”迷魂阵”、滚钩、电鱼机等有害渔具的大量使用,又让许多豚类死于非命。此外,水上交通运输产生的噪音对江豚声呐系统影响很大,严重时会误导它们撞船而亡或被螺旋桨打伤致死。

而最令专家焦灼不安的,是江豚赖以生存的水环境正不断恶化,污染物的大量排放,使长江鄱阳湖水质恶化严重,对豚类的生存寿命和繁育能力都会产生严重影响。近年来,江豚中毒致死的情况频频发生。同时,长江河道和通江湖泊的过度采砂也极大地破坏了江豚栖息地环境。[详细](国际在线)

北门渡口惊现成群江豚4月11日

来源:长江信息报
“北门渡口这里有一群江豚,你们快来看看啊!”2012年4月11日上午,原岳阳港务局退休职工朱莉秋致电本报新闻热线,称他和一些船厂的工友站在船上看见十几头江豚在湖面上欢快地跳跃,此种景象已经有二十多年未曾见过。

随后,记者立即赶到现场,朱爹领着记者爬上大船,站在甲板上指着前方告诉记者,那就是江豚出没过的区域。“你看就是再前面那停着的大船周围,大概是上午九点多的样子,十几头江豚此起彼伏,场面非常的壮观!”朱爹兴奋地说,这里是很好的观测点,最近经常可以看见江豚出没,但是像今天这样大规模出现还是第一次。

记者在大船上等了一个多小时,已是上午十一点三十分,北门渡口附近的洞庭湖上,随着一声声发动机的轰响,船只不断往返,已经看不到江豚的踪迹。“今天上午八九点钟的时候,江豚们可能是为了觅食游到了这里,当时湖面很平静。”朱爹说,从十点多开始,湖上的船只大都已经启动,江豚们都受惊离开了。

“江豚,我们俗称‘江猪子’,因为它的头长得和猪很像。小时候经常可以看见他们出没,当时我们划着小竹筏在湖上时,还非常害怕会被‘江猪子’给拱翻。”在洞庭湖畔长大从事造船业的童中兰开心的回忆起童年往事,“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江豚变得越来越少了,很少能看到其踪影。”童中兰说,这种江豚成群出没的现象他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见过了,可见现在洞庭湖的水质一天天在变好。

朱爹、童中兰和船上的工友纷纷表示,现在洞庭湖有了禁捕期,禁止电打鱼给江豚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而且水质也有了很大的改善,江豚的生长环境变得越来越好。但是,附近的挖沙船太多所带来的一些列问题,给崽附近觅食的江豚安全造成了很大的隐患,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强管理,还江豚一个安全、宁静的生活环境。

4月1日“爱鸟周”洞庭湖畔放飞4只伤愈鸟儿

春风劲吹,灰鹤乱舞。今日10时,湖南岳阳200多名环保志愿者欣然来到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监测宣教服务中心,参与“爱鸟周”活动;目送4只被成功救护的鸟儿重返蓝天。

爱鸟护鸟观鸟,共享自然之美。4月1日,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爱鸟周”活动现场,4只被救护鸟儿成功放飞。   徐典波 摄

活动现场,护鸟爱鸟学生志愿者在鸟类标本前驻足。 徐典波摄

  岳阳是湿地大市、鸟类资源大市,已监测到的鸟类有338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鸟类7种,国家二级保护鸟类39种。为动员社会公众爱鸟护鸟,岳阳市林业局、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联合湖南日报岳阳记者站、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岳阳湿地环保促进会举办“爱鸟周”活动。启动仪式上,环保志愿者、NGO代表、社区代表观看了《天下洞庭》宣传片,参观了标本馆;岳阳市政协副主席肖建华、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长徐亚平、WWF长沙办公室项目官员韦宝玉作了“保护鸟类、关注环境”主题演讲;“生态乡镇”代表采桑湖镇、“生态学校”代表采桑湖中心学校和“生态家庭”代表、优秀志愿者、优秀协管员受到表彰;200多名志愿者在“关注湿地(洞庭)、关爱候鸟”横幅上签名;“自然访客中心”(志愿者之家)宣布成立并揭牌。志愿者代表北京林业大学研究生冯多多呼吁:“关注人类社会发展链条中脆弱却至关重要的环节。保护鸟类及其栖息地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保护生态环境的责任最终需要全社会共同承担。”

与此同时,由东洞庭湖保护区和湖南日报岳阳记者站、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岳阳市湿地环保促进会精心制作的爱鸟护鸟宣传视频,在岳阳电视台和岳阳步步高广场播放。“爱鸟周”期间,岳阳还将开展爱鸟护鸟科普讲座和以保护鸟儿为主题的绘画、征文比赛。

矮围,洞庭湖底的“碎片”

本报记者 徐亚平
东洞庭湖底是啥模样?是碎的。换言之,东洞庭湖底是由100多个大“碎片”拼成的。“碎片”的代名词叫“矮围”。
2012年3月20日,记者深入阴寒的东洞庭湖,抚摸她支离破碎的“子宫”,不禁怆然发问:究竟是谁对母亲湖的“子宫”下黑手?究竟该谁来整治这些“黑手党”?
矮围是“竭泽而渔”的代名词
矮围是啥?渔民何大明解说道:矮围是部分渔民占地为王,在湖中人为建的堤坝,堤宽7米、高3米,面积小的几百亩,大的上万亩。丰水季节,堤坝没入水中,看不出啥;枯水时,堤坝露出水面,使湖泊变成一口口水塘。渔民建造它,是为了方便滥捕滥捞。
何大明称,矮围的形成有3种方式:加高加厚原来用于血防灭螺的围子;利用岳阳县、君山区、华容县芦苇场外低水湖洲围坝;在枯水季节利用湖床人为施工筑坝。“承包人将矮围加高加厚,采用迷魂阵、电打鱼、放水捕捞等方式非法捕捞。”渔民姜云秀说,“我们附近的矮围包给了一个叫‘老四’的湖北人。别人不能进去捕鱼。”
东洞庭湖矮围多达100多个
2月6日,岳阳县宣称,2012年2月中旬彻底取缔东洞庭湖所剩10余处矮围。3月21日,岳阳市人大农业委负责人称,全市已取缔97处矮围。但何时拆的?谁拆的?谁都给不出答案。渔民心里倒如明镜似的。“岳阳县说‘春禁’要强力打击‘四大害业’;但矮围至今动都没动。”何大明说,“县渔政局去年确实打击了少部分矮围,但他们只象征性地挖了一个围子的十分之一;承包者后来马上在上面加了网片,又成了一个完整的新矮围。”
3月中旬,记者多次下东洞庭湖调查,发现湖底已彻底被矮围所瓜分。何大明说:“湖里有100多处矮围。仅岳阳县渔政局鹿角渔政站管的就多达16处,其中某渔民一家有6个平均上万亩的矮围,还有一个渔民的矮围大到2万亩。”
江豚也深受其害。何大明说:“江豚容易误入矮围搁浅而亡。”
岳阳县“春禁”雷声大,雨点小
3月9日,岳阳县“春禁”大会宣称:坚决打击矮围等“害业”。
令“母亲湖”雪上加霜的是,不仅矮围未除,又出现了比矮围更具隐蔽性的非法“网围”。岳阳楼区西瓜山社区渔民反映:“春禁”后,“渔霸”在君山后湖湖州上埋下了网片,等水涨起来了,就把网片竖起来做成网围。到了枯水季节,“渔霸”们就将网围内的鱼赶尽杀绝。
“渔霸”画地为牢,严重侵占了绝大部分渔民的作业空间与利益。“我们打鱼只能在这些矮围、网围之外,空间大大减少了。”渔民胡习文介绍,“去年,我和我伢崽2户人,一共只搞了七、八千元。”
人大常委会委员现场报忧
3月15日上午,岳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邓郁、岳阳市渔政站副站长胡强、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副会长彭祥林等,察看了洞庭湖楼西湾至君山后湖一带水域。只见君山后湖高约3米的树杆林立;岛南侧滩涂新开挖的沟里预埋了网片;君山公园通往洞庭湖南大堤的马路边,新建的网围已成一道“风景”。
邓郁当即用手机向市人大副主任包忠清、副市长宋爱华汇报了“乱象”。包忠清表示:“要进一步强化监督管理,强化责任,坚决保护好洞庭湖江豚和渔业资源!”

[稿源:湖南日报]
[作者:徐亚平]
[编辑:贺冠铭]

中国不能走日本的环保老路!

湖南日报记者 徐亚平
淫雨霏霏下洞庭,深情眷眷访渔民。边拍片,边考察,36个小时争分夺秒。2月12日至13日,日本NHK资深记者冈本健吾和中国中央电视台梅地亚中心制片人贺刚一行4人,专程来到岳阳寻找江豚。当了解到江豚危机后,深感环境保护刻不容缓。冈本健吾多次跟我说:“中国不能走日本的环保老路!”
“豚”为媒,飞越千山万水来相见。冈本健吾是日本京都人,45岁,今年来到NHK中国总局工作。连日来,他先后在《中国日报》、《湖南日报》等多家媒体、网站看到了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的新闻。“海量信息让我深受感染,深受教育。”他很快通过中央电视台梅地亚中心制片人贺刚联系上了我。每天都发来信息相约:共同推动江豚和环境保护大业。
2月12日早,烟雨蒙蒙。冈本健吾和贺刚一到岳阳,就马不停蹄开展工作。参观江豚保护协会江豚图片展;和协会志愿者座谈。对协会工作进展,他一口气刨根问底3个多小时。
两天中,他既兴奋,又焦虑。每到吃饭的时候,总是说:“简单点。拜托。”草草扒几口饭,又匆匆赶往下一个点采访。虽然雨冷风寒,但其工作热情丝毫不减,他不停地打听江豚的情况,认真地记录着。
贺刚曾留学日本,热衷中日文化交流。此时,尽管腿脚不方便,但他却既当导演,又当翻译、制片。
冈本健吾是一个记者,更是一个环保主义者。在洞庭湖上,在岳阳街头,他一次次和我推心置腹。“中国现在经历的高速发展时期,日本也经历过。而那时,日本忽略环保,好多物种都灭绝了,现在想补救都晚了。”他叹息道:“发展重要,生存空间更重要。环境保护和经济建设要摆在同等位置。中国绝不能走日本的环保老路!发展经济千万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
日本记者不停地“拷问”中国记者——
“您为什么带头保护江豚?”
“白暨豚和江豚已经在长江里生活了2500万年,它们是地球上的‘老居民’,人类没有理由喧宾夺主;江豚和人类一样,都是哺乳动物,都是活生生的生命,都是地球的主人。人类没有权利以强凌弱!”
“您保护江豚都遇到了哪些困难?”
“困难很多。首先是不被公众理解,反而被认为是图名图利;其次是资金十分紧张,目前没有获得一分钱的资助。今年已经展开12项工作,如开展水上巡逻;建造10块公益广告牌;帮助渔民上岸、转产转业等,已花费几十万元。”
“既然保护江豚如此艰难,为什么不放弃?”
“如果我们放弃江豚,就意味着还会放弃更多珍贵物种,放弃人类的生存环境。如果人人都不承担应尽的一份责任,那么人类的未来实在让人担忧!”
在大湖上、风雨中,我和冈本健吾、贺刚紧紧相拥,热泪交织,誓言“决不退缩,决不放弃”。
江豚保护协会副会长彭祥林知道冈本健吾来自日本京都,忙给留学日本京都的女儿打电话。一个是岳阳人在京都,一个是京都人在岳阳。冈本健吾接过电话,好激动:“你父亲和他的朋友们都是江豚保护的志愿者,我很敬佩。我也要做他们的志愿者,用真实客观的报道,呼吁全球爱心人士共同来保护中国江豚!”

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宣告成立,彭祥林任副会长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徐亚平
本报2012年1月8日讯(记者 徐亚平)今天,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宣告成立,发表了《中国长江江豚保护宣言》,并成立了水上巡逻队。自此,“极危”珍稀水生动物江豚有了自己的“保护伞”和“近卫军”。协会全体志愿者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江豚,推动江豚升格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把它变成湖南的“大熊猫”和岳阳的新名片!
江豚,头部钝圆,性情活泼,总是嘴角含笑,大脑同海豚一样发达,智力与大猩猩接近。属哺乳动物。其小名叫“江猪”,大名叫长江江豚,滚圆的身体常在水中不停地跳跃、点头、喷水,还喜欢追逐船尾泛起的浪花。它与白鳍豚是难兄难弟,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2500万年。
由于人类毁灭性捕捞等原因,江豚以每年15%的速度锐减,其数量比国宝大熊猫还少,已成名副其实的“水中大熊猫”。目前,洞庭湖仅存120余头。中国科学院研究员王丁悲观预言:“长江江豚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白鳍豚。10年内,江豚也将灭绝。”照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皮书的标准来看,长江江豚已达到“极危”级。
本报岳阳记者站邀请该市新闻、教育、科学界人士及11位渔民,发起成立“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湖南日报报业集团党组主要领导对此表示支持。岳阳市党政军领导、市科协、民政部门给予了积极支持。
协会将高频展开水上巡逻、劝阻非法捕捞;组织志愿者宣讲团,深入湖区、学校、村庄、水上捕捞人员中巡回宣讲江豚保护;快速建立江豚保护观测站和志愿者工作站,开展常年常规观测、调查和救护受伤江豚等保护江豚的活动;探索江豚迁地到南湖保护,让南湖成为全世界瞩目的观赏江豚的旅游目的地。
彭祥林作为湿地环保促进会会长参与组织策划此活动并担任了该保护协会的副会长。

江豚就是最好的GDP!

2012年,2月7日上午9点,岳阳工人文化宫举行“严厉打击东洞庭湖非法捕捞暨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大会”千人大会,部署整治东洞庭湖生态环境、打击非法捕捞工作。全县“四大家”领导、相关职能部门和乡镇负责人以及800余名渔民,集体听取了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长、湖南日报岳阳记者站站长徐亚平关于江豚保护的讲座。徐亚平在会上慷慨激扬提出“江豚就是最好的GDP”的一个多小时的发言。令人震聋发聩,感慨万端。会上千人掌声长久不息,笔者非常感动。最后,与会干群达成共识:勇担为人类做新贡献的重大使命,永远留住江豚的微笑。彭祥林作为江豚保护协会副会长、岳阳市湿地保护协会创始人记录了整个会议全过程。

严厉打击东洞庭湖非法捕捞暨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大会,周里副县长发言

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长、湖南日报岳阳记者站站长从来只看听写的徐亚平,为了江豚,做了关于江豚保护讲座生平第一次的大会发言。

彭祥林作为江豚保护协会副会长、岳阳市湿地保护协会创始人记录了整个会议全过程。

湿地保护协会的环保标语,保护鸟类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千人大会中的800渔民专注听着讲座

江豚保护协会的宣传展板

江豚引媒体关注:央视、日本NHK采访江豚保护

央视、日本NHK联手采访江豚保护
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徐典波
湖南日报2月12日讯(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徐典波)今天一早,日本NHK电视台资深记者冈本健吾和中国中央电视台梅地亚中心制片人贺刚采访组一行4人专程来到岳阳,拍摄江豚保护专题节目。
他们走访了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与部分志愿者进行了座谈;参加了江豚保护志愿者的洞庭湖水上巡逻;走访了湖区渔民。“这是一次日本环保人士与中国环保人士面对面的交流。”冈本健吾称,“来之前,我认为岳阳是一个小城市;但经过亲眼所见才了解到岳阳是一座既有现代化气息、又蕴含了中国文化传统的城市。同时也看到了一大批优秀的环保志愿者。对于他们所做的努力表示钦佩。将用真实客观的报道,呼吁全球爱心人士共同来保护中国长江江豚。”
据悉,NHK是日本最具影响力的公共传媒机构之一,是日本第一家根据《放送法》而成立的大众传播机构,在日本全国设有54个广播电视台,在世界各地设有34个总局和分局,与世界47个国家和地区、79家电视台和新闻机构有合作关系,使用20多种语言。